社会新闻 >> 正文

白衣天使,等着我们能含泪拥抱你们的那一刻!

时间:2020-02-02 20:47:50 来源:中国青年杂志

  编者按:2020年,我们度过了一个“非常”春节。在这场阻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斗争中,很多年轻人舍小家为大家,挺身而出、英勇奋斗、扎实工作,他们的言行让无数人泪目。从1月29日起,《中国青年》全媒体推出“阻击疫情中的年轻人”系列报道。

  “阻击疫情中的年轻人”系列报道④

  白衣天使,等着我们能含泪拥抱你们的那一刻!

  都说你是天使

  其实你并没有天使的奇异神功

  都说你是英雄

  其实你也不过是血肉之身、普普通通

  面对未知的病毒

  你知道自己和所有人一样脆弱

  也有可能与死神的距离近乎为零

  但你还是义无反顾

  今天让我们一起聚焦

  奋战在疫情一线

  厚厚“战”衣下的青年逆行者

  我们要与武汉人民一起呼喊:

  “ 病毒,你给我等着,

  看看我们是怎么消灭你们的! ”

  “ 被感染的亲友同胞们,

  你们好好给我等着,

  等着你们康复归来把酒言欢的那一天! ”

  “ 逆行的解放军和白衣天使们,

  你们给我 等着,

  等着我们能含泪拥抱你们的那一刻! ”

  1

  -急诊科医生的“武汉十二时辰” -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医疗队王军红

  1月29日,武汉,天气不详

  今天是直面疫情第一天。

  昨晚7点收到通知,今天凌晨3点到病房接班。疫情发展迅猛,葛庆岗队长再次强调了隔离防护注意事项,并盯着每一位队员穿脱隔离衣,确保万无一失。所有队员再次学习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治要点。

  紧张、焦虑,就像战士上战场前一样,但我充满信心。住宿换成了单间,队员之间不能过多交流了,现在不光有工作的压力,还有精神的压力。

  昨天晚上10点,我始终无法安眠,脑子里反复练习穿脱隔离衣,温习治疗事项。

  凌晨1点30分,我被闹钟惊醒,迅速洗漱。

  2点,接送司机已在楼下等着我们。

  凌晨2:08,到达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

  我们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这批10名队员,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医护人员的班。

  穿脱隔离衣,需要花费1小时左右的时间。虽然武汉夜间温度接近0℃,但穿上防护服依然汗流浃背。

  查看病人、整理医嘱、写病历……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不进水、不进食,工作中也没有便意。

  病房里,有一位70多岁的老奶奶,病毒性肺炎合并呼吸衰竭,情绪烦躁,不肯配合吸氧及治疗,经过梁超护士耐心劝说,终于平静了下来。

  终于下班了,走下病房楼时,已经是中午11点。

  司机已在门口笑盈盈地等待了。

  他说:“国家医疗队来了,我们更有信心了。为你们服务,我感到光荣!”

  回到宾馆,吃上专门给我们准备的热腾腾的饭菜,心里暖暖的。虽然武汉的冬天是寒冷的,但是武汉人民的心是温暖的,感谢你们强大的后援支持!

  好了,就写到这。我的肾上腺素已经消耗殆尽,睡了,明天还要继续战斗呢,加油!

  作为一名工作了7年的急诊医生,凌晨上班,我没有一点不适应。我见过北京的十二时辰,这次也要欣赏武汉的十二时辰!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医疗队昼夜奋战

  2

  -“ 拐杖医生 ” 脱拐了 -

  “我已经脱拐了。”

  2月1日,饶歆在电话中告诉《中国青年》。疫情爆发后,他曾拄着拐杖奋战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新冠肺炎重症隔离病房里,被称为“拐杖医生”。

  “在这样的时期,奋战在一线对于医生来说义不容辞。我仅仅只是脚崴了,而病人更需要医生的救治。”

  2020年元旦过后不久,骨科医生就曾建议崴脚的饶歆卧床两周,但他在卧床4天后便回到了岗位。

  “当时我们科室建立了临时隔离床位,要求三位病区负责人轮番进驻隔离病区。”饶歆是第2个病区的负责人,承接的是全院80%的危重病人。

  医护往往穿着密不透风的隔离服,而饶歆解释,除了外层的隔离服,他们在里面还会穿洗手衣、手术衣。

  因为腿脚不便,他只能坐着穿脱隔离衣,屁股会接触污染区的凳子,所以还必须多穿一件手术衣阻隔,显得比别人更为笨重。

  “在这里,患者完全处在一个家属无法探视的陌生环境中,因此医护不仅要承担救治者的重任,有时也要扮演家属的角色,鼓励病患配合治疗战胜病魔。”

  饶歆说:“之前有一位病人,他91岁的老父亲在神经内科住院,也确诊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虽然‘住’在隔壁,父子却不能相见。老父亲因年事已高、病情较重,后来去世了。当时,我们告诉这位病人,父亲的后事会交由医务人员来帮忙料理,请他不要担心。这位病人给予我们理解与配合,如今他已经治愈出院了。”

  进入隔离病房工作以来,饶歆一直是独自住在酒店,想女儿的时候只能远远地观望或者打视频电话。

  他说:“疫情结束后,最想做的事情就是与家人团聚。”

  饶歆告诉《中国青年》,因为医院禁止携带手机进入隔离区域,自己的手机里还未留下一张工作照,网上图片都是媒体的记者所拍。

  

 

  饶歆拄拐工作的背影(本刊通讯员石怡欣整理 中国医师协会提供)

  3

  -为民赴命就是我们的特权 -

  @郑州人民医院普外三科主治医师仝麟龙

  自2019年12月30日,武汉报道第一例疫情开始,我便一直关注着武汉疫情的变化。

  我在武汉求学多年,现在从事临床工作的同学和朋友们,很多都冲到了最前沿。

  我们每天在同学群里彼此问候、点名,相互请教。

  我们谁也没有料到17年的那个梦魇又回来了。

  但也正是那年的梦魇,才让我真正懂得了医生的含义和价值,救人,更要救心。它促使我义无反顾地踏进了这个我难以割舍的医疗圈。

  当郑州也开始出现感染病例时,我知道河南终于也被波及到了。

  现在正是我学以致用,回报党、国家和社会的时候,这真应了林则徐的那句话: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当我向我的家人表达了这个想法时,并没什么阻力。

  父亲就是医生,经历了SARS肆虐,经历了汶川地震,有着高尚的医德、高超的技术和高素质的职业操守。他只是嘱咐我小心防护,不要因私废公。

  这场疫情是国难,医生就是战士,是战士就一定要冲在最前面。

  1月21日,我连夜向院领导递交了请战书,22日医院正式批准我作为第一批志愿者进入发热门诊,开始工作。

  进入发热门诊的第一天,我惊叹于郑医速度,仅仅一天就改造好了一个全面隔离防护的新发热门诊。

  当穿上隔离服的那一刻,我意识到,属于我的抗击疫情的战斗打响了。

  比疫情蔓延更快的,是群众的恐慌情绪。每天在发热门诊就诊的病患,他们没有任何症状和武汉接触史,但就是要查,还要反复查。

  我们除了要仔细问诊、检查、救治,还要用心去安抚、科普、共情。但如何解决发热门诊参战医护的思想认识问题,如何增强我们的向心力、凝聚力、战斗力,成了我们亟待解决的问题。

  1月27日,医院成立了发热门诊临时党支部,我代表支部党员们发言,我说:“我们共产党员没有别的特权,冲锋陷阵就是我们的特权,为民赴命就是我们的特权,为国纾难就是我们的特权。立身要正,用心要纯,技艺要精。党在基层,党在一线,党在前沿,党始终和人民群众在一起,不离不弃。”

  

 

  仝麟龙在工作现场(河南团省委提供)

  4

  -瘦了10斤的“闪电周” -

  31岁的武汉市东西湖区人民医院(华中科技大学协和东西湖医院)护理部干事周婷,尽管家里还有几岁的孩子,但毫不犹豫冲向一线。

  因为对滑石粉过敏,频繁接触手套和消毒,每天手背都有一片红疙瘩,但她顾不上。

  人手紧缺,物资有限,穿上隔离服进入隔离区就是8个小时,她尽量不吃不喝不上厕所,还给自己备上了成年纸尿裤,“尽可能节约再节约,工作时间不出隔离区,用一套隔离服完成一个排班的工作。”

  在一线不到一周,她竟然瘦了10斤。“现在大家都叫我‘闪电周’,瘦成一道闪电,我还挺开心的。”

  钟南山说过有14名医护人员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她特意自制了一个小视频,教战友如何穿戴防护装备、洗手、穿戴第一层隔离服……

  “越来越多的小伙伴在自发报名,他们也许没有穿戴经验,如果没有把自己包紧,感染的风险很高!”

  她希望战友们都平安归来。

  

 

  以周婷为主角的这条抖音视频点赞近千万(湖北团省委提供)

  5

  -孩子自制《妈妈归家表》 -

  在除夕夜与家人简短道别后,闽东医院隔离病房护士张静就战斗在抗疫第一线,为了节省时间,还自行剪短头发。

  这已是她第11次春节期间坚守在护理岗位一线。

  疫情蔓延,她的家人也都意识到了疫情的严重性。

  当时张静的孩子扁桃体发炎生病在家,天天打电话给她,想见妈妈,还特地手工制作一张“妈妈归家表”。

  “在上战场之前,回家看了他一眼,临走时心里很不是滋味,一路上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泪水。”

  张静告诉记者,丈夫及其家人都支持她的决定,“我母亲还说‘关键时刻你冲到最前面,我也很骄傲!’”

  

 

  孩子每天盼着妈妈回家,自制了“妈妈归家表”(福建团省委提供)

  6

  -夜很冻人,他却浑身是汗 -

  云南省传染病医院是此次肺炎疫情的省级定点收治单位,1月17日收治云南省第一例疑似患者。

  1月18日夜,患者高热,呼吸困难,医学影像科医师医技团支部委员浦仕莽迅速到位,床旁急查胸片。

  1月23日,医院再次收治两名疑似患者,此时已是晚上11点半,半个小时后就是除夕,影像科青年医师李志鹏做好防护,在隔离区等待为患者摄片检查时,汗水湿透衣服,眼罩中的雾气凝结成水流。

  他只能从淌过的水迹里,勉强看到患者。

  检查完毕已是凌晨一点,夜很冻人,他却浑身是汗。

  春节前夕,家住本地的志鹏主动提出自己值班,大家都回家过年。

  医师周树林说:“疫情发展太快,今年形势严峻,我今年和你一起留守,就在医院过年啦。”

  技师团员赵晶、田红敏也齐声说:“我们也留下。”

  1月27日,志鹏的母亲摔跤导致腰椎压缩性骨折,年迈的奶奶和年幼的女儿无人照顾,为了支持他的工作,舅舅、舅妈主动为他承担起了照顾家人的重担。

  那他的妻子呢?

  他的妻子李璐廷是护士,和他一起,并肩作战在一线。

  

 

  志鹏的微信聊天截屏(云南团省委提供)

  7

  -我年轻,身体扛得住 -

  大年初一,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开始接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重症患者。

  面对疫情,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重症医学科的医护人员主动请缨。

  梁慧敏家住甘肃,主动退了回家的机票,对护士长说:“如果需要支援,请优先考虑我。”

  90后小护士张甜也主动请缨。刘洪所已经连续3年春节没有回家了,这次好不容易调了班,能抽空回去几天,但疫情来袭,她决定放弃假期:“我年轻,身体扛得住!如果需要,我可以随时返岗。”

  杨艺是康复科护士,曾经在ICU待了6年,担心“老战友们”人手不够,她也“请战”加入抗击疫情的战线中:“我想去支援你们,我的本领都还在,请把我放到重症医学科,和你们一起并肩作战!”

  

 

  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医生们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治疗

  (本刊记者宋泽宇整理 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党委宣传部供图)

  这群年轻人只是千千万万青年医务工作者中的一员

  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

  他们不顾一切,奋勇向前

  用血肉之躯,筑起一道阻止病魔的坚固防线——

  

 

  北大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王颖两分钟的“战地生日”,许愿“早日战胜疫情,所有患者都平安出院,所有医务人员都平安而归”(北京大学第一医院供图)

  

 

  除夕夜,奋战一线的海河医院医生于洪志抽空和家人视频问候 (天津团市委供图)

  

 

  福建省龙岩市首批援鄂护士在武汉中心医院护理病患 (福建团省委供图)

  此刻的我不想听烟花爆竹

  不想追剧,不想玩抖音

  只想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能早点儿结束

  官方媒体播报再无死亡人数

  等到有一天宣布疫情结束

  能含泪拥抱这些可爱的白衣天使——

  谢谢你们,平安回来

  “阻击疫情中的年轻人”系列报道

  你是国家的你,也是我和孩子的你

  年轻的逆行者:生命大于一切,幸福不会推迟!

  以前你们保护90后长大,现在90后保护你们

(责编:严俨)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欢迎关注og娱樂城官方微信:www2500szcom(微信号)

新闻排行